历史上记载晚清民国有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admin/2019-10-27/ 分类:休闲/阅读:
在古代中国的上流社会对日常休闲生活是相当讲究的,并赋予了这种闲适很浓厚的文化内涵,形成了独具一格的思维结构。尤其是在社会承平之下,康雍乾盛世的景象不断滋生蔓延,北京士人的社会风习清雅多姿、京师生活富庶精致,尤其是人的精神心灵相对从容宽和, ...

     在古代中国的上流社会对日常休闲生活是相当讲究的,并赋予了这种闲适很浓厚的文化内涵,形成了独具一格的思维结构。尤其是在社会承平之下,康雍乾盛世的景象不断滋生蔓延,北京士人的社会风习清雅多姿、京师生活富庶精致,尤其是人的精神心灵相对从容宽和,造就了比较昌盛的休闲文化,延续到了晚清时期。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东安市场

      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汇聚京师,清末之际社会生活已经相当宽泛。到了民国初期,政局变迁如走马观花,战火延绵,但是相对宽松的社会环境,加上中国商业的发展,工业年均仍增长9.2%,给休闲文化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物质保障。而有闲人群的增多,消费动力增强,也促进了休闲活动的多样性。因此,北京逐步成为一个休闲与娱乐的天堂——尽管和同时代的上海相比还有一定距离。老北京人性格洒脱,活得通透自在,也充满了生活味,知足常乐,“良田万顷,日食一升;广厦千间,夜眠八尺;丝绸百段,合身却难”,这就是京味美食带给北京人的享受和底色,也是北京人骨子里的性格。故而,邓云乡在其文章中回忆了一位北京的老掌柜:咱们宁可少做些买卖,不能给大栅栏失身份,这就是谱儿!倪锡英在《北平》一书中如此评价生活在北京的感受:北平的生活,可说完全是代表着东方色彩的平和生活。那里生活的环境,是十分的伟大而又舒缓。不若上海以及其他大都市的生活那么样的急促,压迫着人们一步不能放松地只能向前,再也喘不过气来。又不若内地各埠那么的鄙塞简陋,使人感受着各种的不满足。因此,在多元、优容和静谧的心态下,老北京人似乎是:一切繁华,视之为粪土,平时莫要忘记“摆点谱”,休闲心态扩展了京味文化的范围。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老北京

      事实上,与北京内城的整齐划一、棋格布局不同的是,外城弯弯曲曲的小巷、随意的街道布局以及不规则的交叉路口非常众多,给予各类商业设施发展以便利的空间。以文人官僚为城市居民主体的北京,休闲文化非常发达。城居者在构筑居家样态和风貌的同时,也会展现出社会观念、价值标准以及文化时尚。如收藏字画,篆刻临帖,弈棋鼓琴,栽花养鱼等,均列为一种休闲生活的方式。明清时期是北京古代休闲文化发展的鼎盛时期,这一时期北京居民可分为3大社会阶层:皇室贵族、文人士大夫、平民。平民阶层中包括为数不少的军人、匠人、商人,休闲活动涉及的范围相当广泛。特别是外城娱乐业极为发达,从较高档的戏园到天桥卖艺和茶馆里的曲艺,都吸引着内城人口去度过消闲时光。在大街小巷,中国式的手工制造品随手可及,洋货在北京也蔚为风气。洋人来华的多了,洋货也多了起来。古典小说《红楼梦》第九二回中写道:“广西的同知进来引见,带了四种洋货,可以做得贡的”;刘大白《卖布谣》之二:“上城卖布,城门难过,放过洋货,捺住土货”;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二:“胡泰家里很不错……也不需要妇女们到地里去,都只在家里做点细活,慢慢还有点繁华,爱穿点洋货。” 东安市场阛阓初开。从东安门外迁来的商贩,大多是摆地摊、搭布棚,出售大众化的京广百货、日用杂品、儿童玩具;有的则是推辆小车或摆个案子,摆几条板凳,卖些地方小吃之类”。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燕京岁时记》

     同时,北京的城市景观剧烈变革,皇城禁苑开放、现代城市公园开发、现代化游乐场开发、现代旅游饭店开发及现代旅游交通开发,市民生活的深度与广度不断加深。有关休闲与旅游行业,本国投资者大多是官僚、商人、买办、资本家,主要投资领域有城市公园、游乐场、旅游饭店、出租汽车、长途汽车等;外国投资者多为商人,投资领域为大型旅游饭店、有轨电车。清人富察敦崇撰写的《燕京岁时记》中记载了京城百姓吃腊八粥的习俗:腊八粥者,用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豇豆、去皮枣泥等,合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塘、琐琐葡萄,以作点染。切不可用莲子、扁豆、薏米、桂圆,用则伤味。每至腊七日,则剥果涤器,终夜经营,至天明时则粥熟矣。除祀先供佛外,分馈亲友,不得过午。节庆之际,人们前往庙会购买东西、交换百物、会见亲朋、观看各种各样的表演或传统戏剧、品尝各种各样的地方小吃和土特风味产品。东安市场是清代后期重要的商品集散与贸易之地。清代中后期,京师有高雅的帝国风貌,也有酒色犬马。由张恨水最终审定的《老北京旅行指南》中说:“民国七八年间,新世界、游艺园等相继开设,一时顿呈繁华气象”。雅正凛然与街市风月共生共存,京华是一个具有生活情趣的都市。难以避免,纸醉金迷的都市生活,激发了一些不甚自律士人的情愫欲望,沉醉温柔乡里。东安市场一带女乐,淫词小曲,及春片,春药,打胎,圆光等行业层出不穷。1949年后,北京市政府成立了东安市场管理处,基本上保持了原有的行业、网点格局和传统的经营特色。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新式交通

       在广渠门瓮城里面两侧,各有四五家店铺,形成一条小型商业街,很像一座微型小城。记得路南有一家中药铺、一家纸店,还有一家山货店。四周均是城墙,前边有箭楼的城门,后边有城楼的城门。城外关厢有一个粮食集市,东南乡的农民把自家产的粮食拿到这里来卖,逢集的日子比较热闹,城内有一家老字号的裕顺斋糕点铺,它的炸排叉全市有名,很多酒馆都从这里批发排叉,卖给顾客作为下酒菜。清人李慈铭在《桃花圣解盦日记》中描绘同治年间北京街头的盛况:下午复游厂市,至窑甸中,旁有吕祖祠,妇女烧香者尤众。前者有小石桥,已陷土中,俗名厂桥,盖明嘉靖以前,外城未筑时,此地有水,西流为清厂潭,又西南为章家桥,又南为虎坊桥,又南为潘家河,而自厂桥南为梁家园,可引凉水河,处处经脉流通。今皆久成平陆,并凉水河亦久迷其处。清代的百一居士在《壶天录》中说:“青楼楚馆,骚人词客,杂沓其中,投赠楹联,障壁为满”。确实,邪恶之穴与销金之窟般的风月场所在北京遍布,女子堕落风尘,男子竞逐闺中,纵欲之花开放于市井角落,许多“冠于芳首”的青楼女子也在诉说着京城的往事。清中期之后,北京各地的大烟馆、花柳巷等机构纷纷建立,八大胡同曾是花街柳巷的代名词,《京都胜迹》一书引用过当时的一首打油诗曰:八大胡同自古名,陕西百顺石头城(陕西巷口的百顺胡同、石头胡同),韩家潭畔弦歌杂(韩家潭),王广斜街灯火明(王广福斜街),万佛寺前车辐辏(万佛寺系一小横巷,西通陕西巷,东通石头胡同),二条营外路纵横(大外廊营、小外廊营)。貂裘豪客知多少,簇簇胭脂坡上行(胭脂胡同)。“八大胡同”在西珠市口大街以北、铁树斜街以南,由西往东依次为: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王广福斜街(现棕树斜街)、朱家胡同、李纱帽胡同(现小力胡同)。当时妓院在北京的各区都有,惟独前门外较多,而天桥地区与八大胡同只有一街之隔,是连成一片的。京城多粉黛,胡同常含情,“不去八大胡同是白来”,在顺天府“入籍”的妓院和娼妓,数量就很多。八大胡同的沧桑岁月虽然与罪恶、堕落和烟毒,有着如影随形的关系,但它却也见证了满清末年列强入侵的暴行和民国初年政权物换星移的悲哀。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清代京城街道布局

      根据《清稗类钞》中细致地记载:客饮于旗亭,召伶侑酒曰“叫条子”。伶之应召曰“赶条子”;伶人多要赏钱,在光绪中叶例赏为京钱10千。就其中先付2400文,曰:车资。8000则后付。伶至,向客点头就案,取酒壶偏向坐客斟酒。斟毕,乃依“老斗”坐。唱一曲以侑酒,亦有不唱者,猜拳饮酒,亦为‘老斗’代之。”又“‘老斗’饮于下处,曰‘吃酒’。酒可恣饮,无熟肴。陈于案者皆碟,所盛为水果干果糖食冷荤之类。饮毕,啜双弓米以充饥。其实,老北京人所说的“八大胡同”,并不专指这八条街巷,而是泛指前门外大栅栏一带,因为在这八条街巷之外的胡同里,还分布着近百家大小妓院。只不过当年,这八条胡同的妓院多是一等二等,妓女的“档次”也比较高,所以才如此知名。八大胡同“风月场”雏形的形成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乾隆时期徽班进京下榻于八大胡同中的韩家潭、百顺胡同一带,此后四喜、春台等戏班相继来京,分别下榻于八大胡同之百顺胡同、陕西巷和李铁拐斜街。所以老北京有句俗语:“人不辞路,虎不辞山,唱戏的不离百顺、韩家潭。”由于清代禁止娼妓,而士大夫阶层自明代就好狎优,蓄养家班。而所以来京的徽班弟子又是男孩子,他们中漂亮的一般就是男旦,住所兼教戏所在,每个师傅的寓所都起堂号,如梅兰芳出自朱霭云的云和堂,梅巧玲经营景和堂,程长庚寓处四箴堂,谭鑫培堂号英秀堂都在八大胡同。嘉庆时期的相公重色不重艺,后来同光以后,以三鼎甲为代表的大师在艺术上精进成功以后,逐渐童伶相公也以色艺俱佳为尚了。因此,晚清吴趼人在《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四八回中说:“一路上只见各妓院门首,都是车马盈门”。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胡同巷里

      在清朝末年北京民间曾经流传一首顺口溜暗指这八条胡同:八大胡同自古名,陕西百顺石头城。韩家潭畔弦歌杂,王广斜街灯火明,万佛寺前车辐辏,二条营外路纵横。貂裘豪客知多少,簇簇胭脂坡上行。在《清稗类钞》中言之甚详:伶人所居曰下处,悬牌于门曰某某堂,并悬一灯。客入其门,门房之仆起而侍立,有所问,垂手低声,厥状至谨。戏院中多娼妓艺人和相公(像姑),《梦华琐簿》记载:“戏园分楼上、楼下。楼上最近临戏台者,左右各以屏风隔为三四间,曰官座,豪客所聚集也。官座以下场门第二座为最贵”。另开戏之前,戏园有“站条子”(或称“站台”)的恶习。主要男旦扮好戏装站立台口让“老斗”(指嫖客)们品头论足。一旦在台上看到相识的老斗,他们就会眉眼传情,作姿作态,并且还会直接下台前去侍候。当时在演出安排上,流行由主要男旦演“压轴儿”,之后的“大轴儿”(送客的大武戏)将散之际,男旦换装完毕与老斗登车,去附近酒楼或下处“销魂”去了。遍地享乐的气息,民国北京除公开营业的妓院之外,还有无照的暗娼及游娼。1949年,据北京市公安局调查,暗娼有17家,分布在延寿寺、施家胡同、掌扇胡同、虎坊桥等12条胡同。有人回忆,清末民初在大栅栏这一带就有30多条的胡同中存有妓院。老北京还有一种游娼,是以旅店为活动之地。民国时期大栅栏地区有110家,大、中、小旅店,如惠中、撷英、国民、光明、春华、留香、远东等大饭店,中美、林春、中西、庆安、玉华、云龙等中等旅馆,杨柳春、悦来、永裕、华北、新丰、金顺、大同、大兴、大生等小客店,均有游妓出没,约有100多人。天桥地区也存在大量的暗娼,如大森里、莲花间、四圣庙、花枝胡同、赵锥子胡同、金鱼池大街、蒲黄榆的黄花楼,还有朝阳门外的东三里、神路街,这些都是二三等妓院所在区域。散发着香气的时髦女子与英俊风流的新少年,眉目传情。欲望扩张,有些富商或功成名就的老学究们跻身妓院,吞云吐雾,成为都市中的“恋恋风尘”。根据《燕都旧事》一书所描写:民国六年(1917年),北平有妓院三百九十一家,妓女三千五百人;民国七年(1918年),妓院增至四百零六家,妓女三千八百八十人。民国六七年间,妓院之外私娼不下七千人。公私相加,妓女就在万人之上了。

旧京休闲:晚清民国八大胡同、东安市场与三教九流简史

风月女子

      在被激发的都市光影与情色氛围之下,风月场所谋生的女子并没有随着清末皇权消退而减少,民国十八年。北京头等妓院有四十五家,妓女三百二十八人;二等妓院有六十家,妓女五百二十八人;三等妓院一百九十家,妓女一千八百九十五人;四等妓院三十四家,妓女三百零一人。以上共计妓院三百二十九家,妓女三千零五十二人,但实际上暗娼的数字很大,真正妓女的数字比这大得多。据说妓院的房间很矮小拥挤,跟鸽子笼似的,只能放下一张床及一桌一椅,那里面收容着烟花女子们扭曲的人生。正所谓:昔日章台舞细腰,任君攀折嫩枝条;如今写入丹青里,不许东风再动摇,已经成为明清风月绝唱。到了民国之后,北京作为新旧文化争执的主战场,一些文化人其实只是随波逐流,影从时局,并没有原本文化体系下的自信尊严和独立判断,这种局面下享乐休闲、莫谈国事与远离文化舞台的心理就慢慢酝酿,形成了一批比较“平庸”的文化人,多元需求的不断扩张,客观上也进一步促进了消费、市井与休闲文化的再发展。

 

TAG:休闲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财富资讯_百胜帝宝资讯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